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对目前中国煤炭市场的一些看法

2018-09-17 11:20:02 秦皇岛煤炭网   作者: 舒大枫  

入夏以来,许多朋友都说搞不懂今年的中国煤炭市场,该涨的时候不涨,该跌的时候不跌,而且价格变化的周期极短,没有方向性。所以不知什么时候该买煤,什么时候该卖煤,什么时候该存煤。

这种感觉是真实的,但是造成这种感觉的认识基础却是以市场供求面的变化为依据的。因为这几十年以来,人们已对中国煤炭市场的供需变化形成了固定的认识,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规律性的认识,因此当市场不按人们的固有认识去变化的时候,自然就觉得搞不懂了。

为什么今年的中国煤炭市场会脱离往年的规律去变化呢?

最主要的原因是金融的介入。

金融的介入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电商平台的兴起。

二、托盘资金的大量进入。

三、期货市场的火爆。

电商平台从信息沟通上可以发挥它的作用。这也是它最主要的作用,但是以煤炭为单一商品的电商平台绝对不可能搞到像马云的阿里巴巴的电商平台那种程度。因为两者经营的商品性质是完全不同的。煤炭作为大宗散货,作为能源商品,只能是集团使用,也就是说只能是生产企业使用,因此它在信息的沟通上也相对简单,信息需求度相对较低。国家发改委之所以大力推进长协,其目的也就是为了进一步降低煤炭的信息需求度,降低了信息需求度就降低了交易费用。

在这种情况下,煤炭电商平台虽然主要的作用在信息的沟通上,但实际上其所能起到的作用是极其有限的。电商平台要在煤炭物流这个产业链中发挥作用,它只能与金融结合,解决煤炭生产企业和煤炭消费企业之间资金流的时间差问题。煤炭是大宗散货,其资金的流通量是极其巨大的,不是能够轻易获取的。但是,如果电商平台真的解决了融资问题,它又必然会衍生出一个新的功能,成为一个煤炭真正的买家和卖家,我们通过这些电商平台的母公司都是大的煤炭贸易商一事就可以证明这一点。如果发展顺利,这些电商平台最终会成为证券市场上的坐市商那种性质的企业。

但是这些电商平台有一个不可克服的短板就是他们无法解决铁路运输问题。由于解决不了铁路运输问题,他们就无法顺畅地从源头上控制货源,他们只能在港口或其他的一些煤炭集散地进行资金托盘,控制货源。在有其他托盘资金进场的情况下,这些电商平台也只能控制部分货源。

往年也有托盘资金进入沿海的煤炭市场,这些托盘资金是一些大企业为了增加会计账面的资金流而介入煤炭业务,往往是局部的、暂时的。可是今年的托盘资金大部分都是全面的长期的介入煤炭业务。这些资金从何而来,具有什么样的规模、结构和性质不得而知,但他们的存在是不争的事实,一个很明显的事实就是港口煤炭堆积如山,可是要装一条五万吨左右的船却相当困难,这些煤都各有其主,但每家的规模又都不大,都不能单独装一条船。而且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出货的意愿并不强,似乎并不着急清空自己手中的存货。最终导致港口各作业公司采取了没有船期就不予点进港煤菜单的办法来逼迫这些手中有煤的货主清空自己的垛位。

这些手中有煤的人们为什么不尽快出清手中的存货?他们在期待什么呢?

他们在期待郑商所的煤炭期货盘面的变化。

郑商所的煤炭期货推出的初期,人们参与的积极性并不高。初期的参与者多是一些除了有钱其他什么也没有的一些并不在煤炭业务行内的人。因此期货和现货之间的差距非常离谱。可是今年以来,期货对现货出现了直接的影响,甚至现货跟着期货走已成为现货市场的运作方式。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变化?因为经过几年的运作,许多人已经明白了煤炭期货的运作奥妙,特别是行内的许多企业,不论煤炭生产企业,煤炭经销商,还是煤炭使用企业都已经看出了煤炭期货的门道,小试牛刀之后还有了初步的实践体验,因此可以大干一场了,这些有实力的企业的介入,也带动无数散户的参与,由此导致了今年煤炭期货市场的火爆,新闻叠出。

由于期货市场可以在多空的博弈中拼出获利的空间,如果再与现货市场相结合,获利的空间可加倍。而能够在期货市场进行天量多空博弈的操作者一定是在现货市场持有大量现货的人。用期货控制现货,用现货推动期货,相互激荡,相互保障,形成了2018年中国煤炭市场蔚为壮观的图景。

这也说明了,由于以上三方面金融力量的介入,中国的煤炭市场,特别是沿海的煤炭市场的性质发生改变,已由一个保障供给的实体市场演变为一个金融的投机市场。虽然金融投机不能完全脱离基本的供求面,但在电子交易的操盘条件下,可以在很短的时间改变多空的方向,因此使现货市场无可适从。现在的许许多多以供需做基本依据的市场分析已无法对市场的运作进行恰当的指导了。

近一段时间《经济观察报》开辟了陈志武教授的金融课专栏,其中关于期货的一课,对期货市场作了通俗易懂而又简明深刻的分析,陈志武教授指出:期货的实质是为了稳定企业的预期。但是企业为了保证自己的稳定运作,也必然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就是未来市场价格改变而形成的盈利空间。期货市场必须允许投机,没有投机就没有接盘者,没有接盘者,期货交易就不可达成。那么投机者获利的空间在哪里呢?就是锁定未来的企业让出的盈利空间。但投机者不能取代用期货市场来锁定未来预期的基本盘,不能让多空搏杀成为市场的基本面。而郑商所的煤炭期货今年恰恰就成了这样一种局面。究其原因还是用期货市场来锁定未来预期的基本盘太小了,多数的煤炭生产企业,特别煤炭消费企业未参与到期货市场中来。以郑商所动力煤1901合约为例,总共才33万手,按每手100吨算,总量才3300万吨,不到全中国每月煤炭使用量的1/10。

我们的大企业为什么不参与期货市场,可能有以下三个原因:

一是对期货市场缺乏基本的认知,不知道期货是怎么回事,所以不可能参与。

二是管理体制问题,期货市场是有风险的,虽然不至于亏损,但是可以得到的利润却让渡出去了也是一种风险,谁也不愿去承担这个责任,所以不愿意参与。

三是有长协价格的保障,所以没有压力与参与。

这第三点,长协价格的保障可能是主要原因,特别对煤炭使用企业来说更是最主要的原因。长协与期货本身是对立的,矛盾的,一个讲稳定,一个讲波动。美国的煤炭市场基本是长协,没有期货。目前国际上通行的也是年度长协,没有期货。既有长协又有期货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现象,值得深入研究。怎样将长协与期货结合起来应该是未来中国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结构调整的方向。

正因为大企业参与的少,所以期货的规模就小,再以动力煤1901合约为例,33万手,每吨煤价格610元,20%保证斤,保证金总额为40.26亿元。也就是说40.26亿元的资金可以影响3亿多吨煤的价格走向。而40.26亿元的资金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上是微不足道的,因此今年以来中国的煤炭市场价格波动频繁也就实属正常了。

中国煤炭市场价格的频繁波动,说明中国煤炭期货市场的过度投机。必要的投机可以使煤炭期货完成其使命,但过度的投机却会破坏煤炭期货的基本功能。国家相关管理部门也早已觉察到了这个问题,伴随着今年为防止全面性金融风险而展开的大规模的金融监管工作,煤炭市场的金融监管工作也在扎实地进行,并取得了明显的效果,投机资金进入煤炭市场的势头受到了扼制,以致使某些电商平台出现了经营困难,市场上出现了抛售存货的情况。

人们常说结构决定功能,用金融监管的手段可以抑制投机资金的流动,但这只能起暂时的作用。一旦监管放松,投机资金又会重新活跃。只有改变中国煤炭期货市场的结构才能从根本上改变煤炭期货市场的过度投机现象。在这方面,世界上的原油期货市场可以作为我们最好的借鉴。

目前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石油期货是英国的布伦特原油,美国的西德克萨斯石油,阿联酋的阿布扎比石油,中国上海的石油期货。这些石油期货为什么没有出现过度投机的现象,主要的原因在于他们的规模足够大,参与其中的客户既有生产商也有石油用户,其参与期货的目的基本是为了稳定预期,所以其价格波动基本是以供需的变化为依据,比较稳定,而且带有较强的趋势性,即使有变化,幅度也较小。由于稳定,石油期货的价格已成为石油现货交易的基本依据和参照指标。

对比之下,我们就可以看到中国的煤炭期货市场的规模太小,一是标的小,二是客户的规模小,所以只要少量的资金就可以形成多空搏杀的对赌局面。要改变这个局面根本的是要扩大煤炭期货市场的规模,扩大规模一是增加交易量,二是改变客户结构,增加大客户的数量。如果我们所有的大型煤炭生产企业,所有的大型煤炭使用企业包括火力发电厂,大型钢铁厂,水泥厂都能进入期货市场,中国的煤炭期货市场就一定能稳定下来,一定能像当今世界上的原油期货市场一样发挥他的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

我们的管理部门不能仅仅盯着长协价一件事,应该去研究如何通过期货市场来解决长协价要解决的问题。现在长协价面临的最大障碍就是铁路运输问题,这个问题一使供需双方不能直接见面,二使许多应该纳入长协范围,而且从煤矿本身来说也愿意订立长协合约的煤矿无法进入长协范围,因此长协煤在煤炭使用企业中的占比并不高。在这样的情况下长协并不能保证中国煤炭市场的有效运行。



2018(第十四届)中国分布式能源国际论坛详情请点击
https://www.spellboundzine.com/subject/show_1173.html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煤炭市场

更多

行业报告 ?